双盲试验是今后医药学永远的标配吗?

问:双盲试验是今后医药学永远的标配吗? 全称随机双盲对照实验被许多西药人奉为金标准,但实验的结果分析靠的是数学工具:数理统计学,它是以假设实验目标个体及测试因素随机独立为前提的,为啥这么个明显违反前提的双盲实验,举个例子:你吃了的西药真的作用独立吗?而它的群体分析结论为啥还可以奉为永远的黄金标准呢?有人说为了去除人为主观的评价判断因素而设,那么如果生命是按她特有有序的轨迹运行,这是否说明双盲实验真的在胡扯?反过来论证,这么多双盲实验过的药物后来失效是否说明生命有机体的运动规律本身就并非随机独立出现的?

这个提问者显然没搞清双盲究竟是什么东西。这里可以举个例子,你买两瓶水,一瓶4000的依云水,一瓶4块的农夫山泉。都装在同样的杯子里,然后让另外的人去喝,看是否能辨别出来,这叫双盲。双盲的意义仅仅是排除主观意识对于试验效果的影响,也就是剔除安慰剂效应。其他的包括毒性、副作用、疗效,双盲试验是完全管不着的。所以现代医学上双盲仅仅是验药的一步,甚至不是必须的。大部分医药并不需要双盲,而拿双盲去规定中医是有原因的。

中医药一只被怀疑是安慰剂效应,为了排除这个才引入双盲试验,中医如果双盲无法通过,说明中医就是安慰剂效应。不幸的是大部分中药无法通过。

双盲试验是最可靠的试验验证方法。

【双盲实验】 全称是大样本随机对照双盲实验,不是一个具体的实验方法,而是一个能得出可靠结论的实验的设计思想,或者说设计原则。

其核心思想不是说所有实验都要这么做,而是说要排除影响结论正确性和准确性的干扰因素。

例如:个体特例、随机误差、安慰剂、自愈、主观等干扰因素。

当然也要考虑多因一果,多因多果,一因多果的情况。

这个实验原则不能保证一定能得出正确和准确的答案,但却是最可靠的。

可以思考:

你原意接受可能含有干扰因素的结论吗?

你能说出更可靠的实验方法吗?

或者你觉得不需要实验验证,可以直接相信一些观点?

医药科研没有永远标配,只有能遵循科研设计重复、随机、对照三原则,兼顾科学、伦理、需求、可行等的合理、合适并不断进步的设计方案。临床研究是评价药物有效性和安全性的关键环节,大样本、多中心、随机、对照、双盲是世界各国也是我国中西新药临床评价的主要要求。科研设计的基本目的是为了克服科研全过程可能产生的研究者、研究对象、研究工具、研究方法、研究环境等众多因素引起的各种偏倚,保证研究结果的可靠性,能够最大限度接近真实并在实际应用时重复。其中双盲设计的主要目的和作用就是为了克服临床研究者及研究对象(病人)的主观意识可能对研究数据产生的影响(主观偏倚)。

强调临床是因为新药临床前药理毒理研究对象是动物,一般不会考虑动物主观意识对试验结果的影响。

之所以说“合适”是因为在科研过程中要兼顾各方面因素。例如,对于罕见病(孤儿病)来说,就不能要求与常见多发病相同的大样本。又如,重复是指病例数量。从理论上来说,科研采用的研究人群代表社会整个患病人群的假设,病例数越大代表性越强,就好比抛硬币次数越多正反两面出现概率越接近各50%。但样本数越大所花费的人力、物力、财力及时间也越大越多,只能以现实可行性规定符合统计学要求和法规规定的最低病例数。再如,有很多时候试验药和对照药在外观、口感、用药途径和反应等无法达到完全一致,就无法进行双盲或保证双盲质量。有时评价药物作用的关键指标如肿瘤大小、数量检测方法客观而一般不受主观影响,也不强求双盲。

美国FDA近期批准上市的大部分癌症免疫治疗新药或新适应症,就没有要求大样本或双盲,甚至完成二期临床二、三百例就可以了。这可能是临床急需,事急从权。分析研究报告不难发现,新一代靶向药及免疫治疗药多数只能为前一代耐药晚期癌症病人延长几个月至一年左右生存期,同时仅能用于少数具备适应症病人并需要自费支出数万至数十万。虽然符合统计学要求,在科学上来说是进步,但不是临床医生尤其是病人所期望和需要的。

我国目前临床应用的国产西药绝大多数属于仿制药,仿制药批准没有要求开展法规规定的新药临床研究。由于人体用药存在种族差异,国外的临床研究结果不一定能在国内重复,更何况还有工艺、质量等差异。后者是近年国家要求企业开展一致性研究的目的。说明医药研究还与国情与时代进步有关。

双盲试验不是完美的办法,但它是迄今为止我们能够想到的最有说服力的办法。

很多人其实并没有真正了解什么是双盲,为什么要做双盲,我在这里不妨详细解释一下。

最基本的研究方法重点不在双盲,而在对照比较。

比较,是我们所有人不知不觉中都会使用的基本方法。比如我们常常说,一个病人在A医生那里没看好,但是在B医生那里就看好了。

但是一个治疗方法有没有效果,举一个个的例子说服力是最弱的,只有拿出数字进行对照比较,才有可能看到这一治疗方法的意义。

举个极端点的例子:在人们还不知道细菌为何物的年代,伤口感染的死亡率比较高,某医生站出来宣称,足部受伤感染,唯有截肢是最好的办法,并举例说明,某某A,某某B,某某C,都是在我这里截肢以后治好的。

我就会说了:一共治疗了10个人,死亡7个,好了3个,能算有效吗?该医生可能会反驳:只好一个也算有效!我该怎么继续辩论呢?我只需要再找10个一样的病人,不截肢进行观察,结果发现6个死亡了,4个好了。是不是对方就没话说了?

这就是对照的作用,绝大部分的医学研究都是基于对照的方法进行的。当然,数据量越大,则说服力越强,如果病例数太少,则很容易受到各种偶然因素的干扰而影响对结果的判断。

单盲,排除对照研究中的安慰剂效应。

对照研究越做越多,科学家们发现了安慰剂效应。

对于病人来说,一种治疗方法或者药物即使没有治疗作用,也能发挥出疗效,让病人自我感觉有好转,甚至疾病自愈。好多人可能不太相信,但这确实是客观存在的现象。这种好转不一定是假象,而是心理因素在疾病的康复中也能起到重要的作用。

10个病人有头痛,如果医生说,不需要治疗,休息1周即可。2周后可能只有5个病人缓解。

另外10个病人,医生给予了玉米淀粉制成的假药片,告知为特效止痛药,1周后8个病人缓解。

再有10个病人,医生给予了新研制的止痛药,1周后也有8个病人头痛缓解。

这说明新止痛药的效果跟玉米淀粉的效果是一样的,这样的新药就毫无意义。(实际需要统计的样本量要大很多,这里只是为了理解方便。)

以上实验中,如果只有患者对于自己服用的药片是淀粉还是止痛药毫不知情,则称之为单盲。这是就是为了排除心理因素的干扰。如果患者事先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可能玉米淀粉的疗效就大打折扣,滑向不治疗的那一组了。

为了排除观察者主观印象的偏差,则需要双盲。

试验的观察者需要记录试验的数据,并给患者进行一些主观的评分,对疗效进行评价。如果事先就得知患者使用的是安慰剂还是治疗药物,评价疗效时,可能就会被带偏。

有个经典例子,说的是组织一群音乐发烧友盲听,对高端音箱线材进行评测打分,结果用几元钱的衣架铁丝制成的喇叭线评分不输于几千元的专业喇叭线。这严重打了一群发烧友的脸。

由上面可以看出,一般对照,单盲,双盲都可以是基本研究方法,但是以双盲的说服力最强(甚至还可以三盲,但是试验执行难度更大)。这里面还有很多关键的要素,比如大样本,随机分组等等。这里就不一一详细解释了。


双盲试验其实缺陷也很多,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样本量不够大,或者分组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随机。只有当观察的数据量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实际是不可能做到的),已经足以模拟真实的世界,这个时候的结论才是足够令人信服的。而过小的数据样本,则很有可能引诱我们误入歧途。


也许将来我们会找到更好的研究方法(比如随着全球信息技术的发展,大数据分析显得越来越热),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能够替代双盲试验的地位。

家里的水管坏了,没有管钳,就只有拿扳手先对付着用,总不能说扳手不合适就扔掉,要不我们还能用什么呢?

欢迎关注郑医生百嗑,每天学习更多实用的医学知识。

欢迎留言讨论。

关于双盲实验的定义和解释,很多人回答的很好,不做赘述。

当时,题主提出关于样本随机独立的问题,作为对双盲实验的反驳,明显是没有搞懂统计学的样本独立的概念。

双盲实验中的样本独立,即两个实验者是不会相互影响的,即这个药对你有效(或无效),不会影响对我是否有效或无效。因此,大样本下每个样本的结果就可以统计并总结规律。

正因为”生命是按照她特有有序的轨迹运行“(题主的原话),这个统计的结果才有意义。正因为没有一个上帝无原因地让我活1000岁,你只能活50岁。没有一个上帝让你不是用心脏和血管供血给人体运送能量,而能正常生活。所以,我们就能用同样的实验来验证药物对人体的效果。这正说明了双盲实验的意义所在。如果人和人的生命机制是不同的,任何实验将失去意义。

很多药物被取消,并不是当时双盲失效了。大部分情况是,在双盲实验中,并没有在实验中测试的因素出现了负面的影响。比如沙利度胺用于减轻孕妇的反应的药物,这是有效的。实验中有效,现在仍然能减轻反应。但这个药物的停用,是增加新生儿的残疾比例。这个副作用是在实验中没有测试的。因此,双盲实验仍然是有效的。但如何设计更有效的双盲实验,将可能的副作用都考虑在内,这是需要技巧的。

中药是固定的,化学合成是千变万化的,随着研究深入推新除陈是科学发展的必然,中医是墨守陈规,不敢进取也不思进取落后含糟粕的封建传统文化,谁会相信文化能治病,而且是几千年前的蒙骗文化。双盲的药品临床检验方法,是国际公认的的方法,通不过的即为不合格药品,无可非议。全球总人口七十五亿,只有多说一亿人口目前仍在相信没有通过任何检测检验能证明有疗效的中药,不知不觉受其伤害的更不少,被坑被骗的遍地都是,然后还要说谢谢神医。昨天湖北电视台又暴光了一个神奇中医,全是用中医理论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想蒙骗公安人员,公安局已经对神奇药物进行了分析检测,保健品,面粉,蜂蜜制成的神药。药店里十几元一百片的中成药被粗略伪照后卖到二百多元一粒,采用可耻的辅助手段及器具让患者站立行走,录制成像四处宣传欺骗。等待的将是法律的审判。

先说结论:当然不可能。

其实要判断双盲实验这种东西究竟靠不靠谱,有个最基本的办法:用它来先验证一下某个最经典最公认的科学理论,比如牛顿第一定律就可以了。

牛顿第一定律也就是匀速运动定律,而且我们可以事先就判定实验结果,也就是不管双盲的样本是什么,样本数多少,或者从双盲升格到双百盲或者双万盲,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只要不作弊不加力,样本的运动速度都一定会越来越慢直到停下。

不信的话完全可以自行验证。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双盲实验之下,连牛顿第一定律都会被打成伪科学,那么它凭什么就认为医药领域可以用这东西呢?

当然我们不排除牛顿就是大忽悠,这么多年来从天体运行到工程实践,其实都是我们人类主观因素影响下的安慰剂效应什么的云云。人类至高真理就是永恒高大上的双盲实验。

可这,有人敢信?

有网友老说双盲实验是西医及西药永远的标配,中医药也理应如此。我们看看这个双盲实验问题产生的源头是什么,一种新西药在上市前必须经过双盲试验,其实质就是需要获取它在大样本群体中的反应数据,统计病况消失的数据,统计药副作用的数据。而这种方法的逻辑依据是根据数理统计学中关于随机独立的统计模式,注意: 统计对象必须是随机加上独立其结论才有效!西医药者仅仅把个体看作独立了,抽取的个体也随机了,却单单把试验的西药给忘记了是否是独立的研究对象,药物进入个人体内时还是独立针对疾病起作用吗?如果是那么不可能有副作用,如果不是,那么这个双盲试验的结论就是胡扯!因此有其它副作用的西药几乎可以肯定其双盲实验的结论是失真的,科学逻辑是缺失的。不要跟我说现在没有其它更好的手段,它是现在最科学的方法!失真就是失真,不科学就是不科学,没有半科学一说。

从数学认知的角度看,科学的现代医学现在碰到了研究颈瓶,所有的研究思路和应用工具仅有多元线性的分析和一一对应的函数式分析,这在物理化学等等学科中很好用,但生命科学偏偏是多元非线性问题占据绝大多数,而对这些问题并没有什么工具可用!

所以我们可以预测到的是,关键的多元非线性对应问题解决后,生物和医学都可以进行定量化分析和研究,每个人作为个体的健康标准及其数学结构将明确,那么这个生命个体发生标准的偏离就是疾病的病理根源,这个思路和逻辑是否很类似中医思维呢?所以治疗疾病的方法是用什么药物去纠偏人体跑偏标准的地方,针对的是人体而非什么细菌,病毒,支原体等等外部抗原;当然在坚持前者的前提下再实施后者的有效措施,那才真正叫中西医融合的治疗方案。看看整个过程何来双盲?通通都是开眼的啊! 由于健康标准明确,病理明确,抗原作用明确,整个治疗过程都是精准的严格的明确的的操作,干嘛做双盲实验?再搞什么群体效应的统计数据,这不有病嘛!在以上手段实现后再对非独立因素乱用数理统计这叫不科学的眼盲操作!反过来看,双盲实验本来就是现阶段的权宜之计。 以上均是对今后真实的现代医学治疗的模拟景况,相信的科研工作者就一齐努力首先攻克多元非线性理论(其实已经有公开发表的生物四维空间理论了),不相信的就权当一笑,当看科幻小说吧!

我知道你提这个问题的目的就是要说明双盲无用,西药不可靠,中药博大精深治百病,要建立一套与之配套的测试。我估计你可能要失望…哈哈哈哈哈,已经忍不住要笑了,你先自己尝试建立一个更好的办法呗?或者找点老中医一起商量商量?就像高考一样,弊端很多,那你说一个更好且有可行性的办法?这些都是以目前的认知及现有的条件,找出的尽可能最好的方案。顺便一说,我回复的对象不是你,我没打算叫醒装睡的人,是其他关注这类问题的人。不要回复我

西医的随机双盲实验研究的对象是“药”,采用的是逻辑思维。所以要在模型设计时尽量去除安慰剂效应。中医应用的对象是“人”,就是采用的方法只要对病人有效就是正确的,这是实用经验作为指导,不是逻辑思维。所以,中医不但不去除安慰剂效应反而利用它。也就是说如果一个病人如果应用安慰剂有效,西医认为失败了,中医认为成功了。在科学理论层面西医要强很多,但对于一个患病个体来讲,别管用西医还是中医,别管是药效作用还是安慰剂作用,治好了病就是王道。西医拘泥于科学而死板,治起病来直接单一但往往同时损伤身体。中医基础形而上,顾忌全面,灵活变通,但拿捏困难,容易出骗子。

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健康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双盲试验是今后医药学永远的标配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