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自己、亲人瘫痪不能自理或是绝症晚期且疼

问:如果自己、亲人瘫痪不能自理或是绝症晚期且疼痛不已,你会愿意安乐死吗?

如果能治好,花再多的钱都是应该的,钱没了人还在就行。如果病情太严重了,到了晚期是真的没有必要去救了,不仅自己负担重而且病人也不好受,病人饱受折磨人财两空。安乐死是对患者和家属是来说最明智的选择。


七八岁的时候,爷爷就因为癌症去世了,那年他才45岁。爷爷对每个人都好,查出癌症后大家心里都很难过。癌症是治不好的,爸爸也是知道的,所以也去询问了爷爷的意见:让爷爷在家里开开心心的度过剩下的时光,不去医院遭罪开刀,化疗。

不是不想去治疗也不是没钱,而是过度的治疗对病人的病情毫无作用,反而加快死亡速度。也是想让爷爷少遭罪,被送上手术台还要担惊受怕能不能安全下来的日子比病痛更难熬,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让人看着就揪心。

患者在晚期饱受病痛的折磨,每天都要借助医疗设备来续命,在暗无天日的医院里凄苦的想着自己屈指可数的剩余日子,更是让人心疼不已。过度的治疗只会加重病人的负担,倒不如把家人接回家里,每天都能看着明媚的阳光来迎接重生。“生老病死”是每一个人都必须要面对的,用再强制的保命手段也只是暂时的,倒不如保持完成的肉身,精神富足的驾鹤西去。


【以上仅属于个人观点,有不同意见的欢迎留言,评论 。关注 : 随说ey,和您一起分享生活,码字不易,谢谢关注】

如果是自己或者是亲人遇上这种情况,尤其是疼痛不己的太痛苦了。个人认为,生命不在长度、而在于一定要有质量的活着,那才是有意义的活着……

人总是要有死的一天,就比如晚期的绝症患者,当拖到病情最后时,真的无需过多治疗了,因为,此时病人所有的器官都己衰竭,任何的抢救都于事无补……

若硬是抢救就像“剖胸开堂”切开喉管,这是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真的是尝尽各种“酷刑”,生不如死啊!

我记得有一次去医院看望一个朋友,在医院里,看见一个像是植物人,己被切开喉管,毫无尊严任人“宰割”似的像死人般的活着,其实,这种活着早就“过世”没有任何意义了。

毎每看到这种病人,我就想,若是自己或者亲人遇到这种情况,假如有安乐死,我一定会选择有自尊的安乐死,

不知是谁说的一句话:学会了怎么面对死亡的人,就学会了怎样不做生的“奴隶”,我非常认同这句话。

好好的活在当下的每天每时每秒,就是幸福和快乐的!✌️✌️

现在很多老人面对死亡都很恐惧,因为我们从小被灌输的对死亡恐惧根深蒂固。很多人抱定好死不如赖活着的观念,把一个家一群子女搞得狼狈不堪。面对死亡最舍不得的是家人,但是如若舍不得,就更要坦然一些,让家人知道自己的想法,接受安乐死比酷刑一样的抢救更人性,比常年瘫在床上更有尊严。一辈子为自己做个了断,不然等死亡到来时,只会留下狰狞的面孔,骨瘦如柴的躯体,和让人厌恶的恶臭,何必呢!

其实主要是国外安乐死费用太高,大约要20万左右。其实如果价格比较合理,我觉得中国没必要通过“安乐死”。既然求死,决心那么大,出去求死也一样的,临走前还可以看看不同的世界。

主要就是费用问题,大多数病人已经衣襟见肘,再出这个钱很困难;还有就是安乐死后的运送问题,火化的话倒是问题会小很多,但是如果遗体要完整的回国,也是个很大的问题,这个得看家属的个人经济能力了。

关于这个问题,可以和安乐死法通过的国家合作,临近的国家最好,这样可以考虑到一些垂危病人的身体情况,免得太过奔波。而患有其他绝症的患者,如渐冻症、全身瘫痪、癌症晚期等等,但还有时间或还可以活动的,可以自己选择较远或较近的国家去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觉得如果说安乐死这个提议像个看不清楚里面会放出来什么东西的“魔盒”,比如【自愿】问题,比如【是否坚定】的问题,比如【谋杀】的问题等等等等,那我们倒不如用其他国家已经打开的盒子。而且当“去特定的国家指定地点安乐死”已经成了一种在中国安乐死亡的象征的话,我相信对将死之人或者生者来说都有一定的震慑力,就类似于大家都喜欢拉萨,觉得那是圣地朝圣一般。

再者,安乐死为什么费用会那么高?那就是因为:通过安乐死的国家可以通过这项服务来赚取没有通过安乐死国家的高额费用呀;再者国外的“安乐死”机构鱼龙混杂,收费高的另一面可能它更规范和服务更好,所以价格,你懂的……

为什么我们不能在政策上开一个小口,与这些通过安乐死法的国家进行合作,找到里面有资质的几家授予服务资格,谈好价钱,一条龙售后服务,建立渠道,而合作方要定年的审核,口碑不佳的取消合作资格,这样既安全又有服务保障,而且病人们还可以承受得起。

生,有生的产业,让人舒适的来到来到这个世界上;

活,有活的产业,衣食住行撑起了整个人类世界;

死,同样有死的产业,比起死后风光大葬给活人看,不如听当事人的意见,如何舒服的离开这个世界,如何有尊严少痛苦的死去,更重要。

如果在中国通过“安乐死”,虽然想象不出它会被运用于“恶”的一方面会有多大,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医院,无论大大小小的医院绝对不能成为“安乐死”的场所,绝对绝对不能跟安乐死挂钩,也就是说医院绝对不能有安乐死病人的资质,否则真的无法想象后果。

你的这个问题,语焉不详。我只好从三个方面予以回答:第一亲人或者自己有无安乐死的意愿,要征求亲人或者患者本人的意见,他同意才可以;

第二也要征求亲人或者患者家属的意见,家属同意方可实施安乐死,但是以患者本人的意见为主,一半这种情况患者本人都会有口头或书面的遗嘱;

第三上述两点的实施是建立在我国允许实施安乐死的法律基础之上的,如果目前国家还没有这方面的法律,我们说的都是一种理论上的安乐死!

如果这个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会怎么做,也许想早点结束痛苦,也许还是怕死。但是我觉得,要有安乐死这个选项在我的选择范围内,我有的选。。。如果是我的亲人,我希望他自己做决定。我不会跟他说“你都这样了,不如去死算了”,也不会去问他“你要不要安乐死啊?”你去问他就是逼他。。。。用我的财力治疗,我会量力而行,看我到底能接受怎样的损失。。。。。。说一千道一万,最重要的一点是,有选择安乐死的权力。愿你喜欢这个回答。


让既将离世,不在受痛苦不堪,没有自尊地活着,我支持安乐死。因为我的父亲是肺癌晚期,只道已经扩散右腿和尾骨上了,经过一个多月在病榻上受各种痛苦不堪的折磨,临走那一天把右腿给弄掉了。早上四点钟出事的,晚上八点钟那时我爹离开了我们,家人和老人是怎样过的那一天,?我们姊妹四个永远忘不了的。所以我非常支持安乐死。

愿意,我35岁,截瘫!非常愿意,经历了7次手术,满身的管子,生不如死的疼痛,大小便的无知觉……下辈子,根本不想做人的!

我相信绝大部病人在这种状态下愿意安乐死!死亡并不可怕,不论皇侯将相达官贵人抑或乞丐流浪者还是僧道儒,任何人都无法逃避死亡!正如曽经有殡仪馆的对联云:早来迟来迟早要来,先到后到终归要到。带着尊严死去比毫无尊严活着是最好的选择!国家应该立法让病人有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权利!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文明社会。

安乐个屁。目前,我国没有安乐死的相关法律规定,涉及到传统伦理道德、配套法律法规、手术操作等一系列问题,周边其他国家也不允许这种死亡方式,要选择安乐死是个人意愿,暂时只有去瑞士。

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健康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自己、亲人瘫痪不能自理或是绝症晚期且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