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为啥12年没人

问:“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为啥12年没人发现木兰是女人?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不发现当然是不可能的。

古代从军的士兵,尤其是一个伍的战士,时刻都在一起,一般要持续很多年。

他们真的比兄弟还亲,别说木兰是女人,就算是男人屁股上有个黑痣,也早就发现了。


平时军人行军都是有纪律的,一般不允许上厕所。

到了宿营的时候,往往大家一起站在路上小便。

请问,到时候木兰怎么办?

再说,鲜卑人和柔然作战,都是在北方极冷的大漠上战斗。为了取暖,士兵们在帐篷中都是人挨人的,互相以体温取暖,不然就得冻死。

请问,木兰怎么办?

女人是有月经的,木兰怎么掩饰?

再说,虽然鲜卑人很少洗澡,一旦经过战斗,身上有了血污和污秽,还是必须去洗澡的。

这种洗澡,都是一群人一起洗,难道还单独搞个浴室?

木兰怎么办?



其实,战友们不可能不知道木兰是女人。

只是,当时木兰家里父亲老,弟弟小,没有办法才让女儿顶上去。

这种事情属于欺君,一旦穿帮要斩首的。

所以战友们不可能去拆穿她,谁也不可能做这种缺德事。

“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这事情有可能发生么?一切皆有可能。


当然如果木兰是普通士兵,她是肯定会暴露的,没有意外。

因为古代军营设置,决定了木兰根本不可能有私人空间。没有私人空间的最主要原因,其实还不完全是由于物资的紧张,必须十几个人挤一个帐篷。

而更多的还在于,为了军队的安全,必须是人盯人,士兵绝对不允许单独行动。


比如去上厕所,一般厕所是设置在离军营的下风口几百米之外,远离水源,集中挖坑掩埋的。所以士兵要出恭,通常都是至少几十人集体行动,一来为了安全;二来为了防止有人逃跑或者做间谍。

再比如洗澡,天气暖和的时候,通常会找一个天然水体,一个部分负责警戒,一部分下鸭子;如果天气冷,或者不存在大的自然水体,那就在地上挖个大坑,烧了热水往里倒,跟澡堂子差不多,也是共浴;就算按照大草原上的传统,生个篝火靠汗液搓泥巴,那也是一群人围着一堆火。

而木兰是女儿身的秘密在这种环境之下,暴露是没有任何意外的,除非所有人都替他她保密。

但是这一点其实是非常难以实现的。因为没人可以保证每一个人都有那么高的素质。而且一旦军营里,有人知道木兰的秘密,那原始的欲望不是说控制就可以控制的。


但是如果木兰进军营的时候,她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呢?她一进军营就有自己独立的私人空间呢?

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我们可以从《木兰辞》原文里找到证据。

木兰从军12年,不但活着,而且还立了很大的军功,回朝之后,可汗要升她做“尚书郎”。这说明基本上木兰在军队里做到了将军。

根据可汗、黄河、阴山、燕山、勅书,这些信息。基本上专家们认为木兰是南北朝北魏时期军户。

那么北魏和柔然打仗的时候,木兰因为没有长兄,父亲年纪大了,所以替父从军。而她父亲年轻的时候,应该是在军队里的,因为年纪大了,以及暂无战事,所以回家了。所以木兰的父亲大概率是有军职的。


而木兰如大概率也不是以一个普通士兵的身份进入军营的。

首先,毕竟古人从士兵到将军,在南北朝那个时代至少还是比较难以实现的,但是如果一开始进军营就是一个基层军官,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其次,和后来明朝的戚继光、俞大猷等类似,他们进入军营的时候,都是袭的祖职。比如戚继光就是登州卫指挥佥事。而花木兰顶替父职上岗也是理所应当。

再次,“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古代冷兵器作战,战损率非常高,特别是木兰那么英勇,如果是士兵,她的死亡率至少会比其他人更高一些。


而木兰本身就是军官,她的秘密会被保守住的几率会更大,即便因为受伤等原因暴露了,也可以控制在极少数人范围内,而这些少数人极有可能成为木兰的拥趸。



文/炒米视角

原创首发,欢迎关注或吐槽




答:如果说一起生活了十二年,都不知道那个人是女人,那原因就太明显了:那个女人长得极其男性化。

不相信?

别说在古代,就说发生在现代体育竞技场上的运动健儿们。

尽管以现代医学手段判定出某些人属于女儿身,但当她们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还是有百分之九十八人认为她们是男儿身。

话说,今年(2019年)7月11日晚,全国田径锦标赛在辽宁沈阳顺利收官,在当晚举行的国际田径锦标赛女子4×400米的接力当中,湖南队展现出了压倒性的优势,以3分35秒67领先亚军广东队3秒左右得到了冠军。湖南队的成员分别是,何珂,童曾欢,陈杏用,廖孟雪。看到廖孟雪和童曾欢的外表,大家都情不自禁地发出惊呼:这两位,长得跟男人就压根没什么分别!

但是,咱们也不用疑神疑鬼,认为她们是女扮男装前来捞金摘银的,因为,经现代医学手段检测,她们的的确确就是女儿身!

因此,可以说,如果让廖孟雪和童曾欢两位穿越回古代、到军营里去参军,谁又安能辨其雌雄?

美国人不是闹腾着拍真人版《花木兰》吗?

启用刘亦菲根本就是个错误。

像刘亦菲这种,军营里哪个男的会眼瞎得不知她水做的娇滴滴女儿身?又哪个不想吃她的豆腐?

换廖孟雪和童曾欢两位去试试?

话说回来,《清代野记》也记载有一个“清代花木兰”的故事:同治初年,清军大将多隆阿奉旨督办陕西军务,招募了大批服务于军队的役夫,有肤色黝黑、脸上长满了痘瘢的陈姓少年被征在军中放养军马,后来在频繁的战事中屡屡建功,获得朝廷赏赐的“巴图鲁”称号,官至记名提督,隶属于陕甘总督左宗棠的麾下。安徽有书生朱某,应试不第,投笔从戎,在军中做了一个掌管书牍的小文员。朱某后来调到了陕西,在记名提督陈某的麾下任职,得到了陈某的青睐。某天晚上,陈某把朱某灌醉,霸王硬上弓,把他给睡了。此后,两人如胶似漆,密不可分。长此以往,陈某怀孕了,被迫向顶头上司左宗棠禀告了事情的经过。左宗棠大奇,爱惜她是个人才,就让朱某改用陈某的名字,代替她的职位,而陈某改为女儿身。 不过,僭代了记名提督一职的朱某,却嫌弃陈某太过男性化,另纳小妾,弄得陈某大怒不已。最终,陈某携带有家财和儿子迁居到了别地,从此销声匿迹。

《清代野记》的作者张祖翼因此叹:陈某的故事以遗憾收场,不为人所知,因此不能像古乐府《木兰辞》的故事一样为人广为传唱,致使“清代花木兰”的故事湮灭于人世。

不过,无论是《清代野记》的陈某,还是古乐府《木兰辞》的木兰,故事没头没尾,背景模糊,没有过硬的东西加以佐证,虚构的痕迹明显,百分之九十九是文人拍脑袋想出的奇谭怪闻,只图博君一笑耳,并无深究的必要。

千万不要很自然地将花木兰想像成美女,不要把电视中美女形象的花木兰当成历史上的花木兰,很有可能会让你失望的,因为花木兰的长相原本就过于男性化。

实际上花木兰的长相很有可能是这样的:



如果不是眼前的衣服,你会以为这个人是男是女?

回过头来说花木兰吧,花木兰是生活的年代在南北朝时期的北魏年间,北魏的建立者是鲜卑人,鲜卑人原来是北方的游牧民族,入主中原后,逐渐汉化,同时还保留了大量鲜卑胡人的生活习惯。



花木兰是北魏宋州人,今河南商丘市虞城县人,从他的姓氏来看,很可能是汉人,当时的南北朝时代,民族大杂居,胡人大量汉化,已经很难分得清胡汉,由于北魏是鲜卑人建立的国家,花木兰家乡所在地又是北魏的核心地带,多多少少会带有胡人的一些习俗。

南北朝朝代,中国处于大乱世,动荡的年代,普通百姓的生活,不能按常理来看,花木兰自从出生,为了个人安全或者是其它因素的考虑,从小就当成男孩子来抚养,即使现在也有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当成男孩抚养,不仅仅是花木兰的外观长得像男孩子,并且她的生活习惯多多少少潜移默化带上了男孩子的习俗。



花木兰十几岁时,父亲就教她学习骑马射箭,舞刀弄枪,又加上她穿着男孩子的风俗,让家附近一些其它百姓认为这就是男孩子,而花木兰干脆将计就计,也把自已当成男孩子,由于常年的潜移默化,加上生活习惯的影响,花木兰对于男性的生活习惯却更加熟悉,对于女性反而陌生了。

一般男性行为女性都可以模仿,唯独生理期不可模仿,花木兰如果真是女的,那么生理期,比如每月来一次的生理期怎么隐瞒呢?



我们只能猜测了,花木兰自从代父从军后,常年东征西战,战争对于每个士兵来说,是极其艰难和压力巨大的,战争中死人是常态,身上随时沾染了鲜血,不是敌人的鲜血,可能就是队友的鲜血,也许花木兰即使生理期到来,也没人会关注身上的血到底是什么血,毕竟战争中,血太常见了。

又或者花木兰由于极大的压力,战争的血腥,导致年纪轻轻产生绝经,我们没有看到花木兰嫁人,虽然是女儿身,但很有可能就是花木兰终身未嫁,因为花木兰有可能在战争中失去生育能力。



这并不是无中生有,在木兰诗中可以发现,花木兰是骑兵,因为她参军时,还买了骏马和马鞍和垫子,你能想像一个年轻女性整天骑着马参与战争吗?在常年骑马参战的过程中,很有可能会损害花木兰的女性特征。

再者,从木兰诗中,我们可以看到,花木兰是熟读兵书的,并且由于作战勇猛,还受到当时北魏可汗的招见,可汗就是皇帝,这可不是普通士兵有机会见到的,说明花木兰在军队中,一定是军官。



在花木兰功成名就后,当时的可汗还准备封花木兰为尚书郎的,尚书郎可是协助皇帝处理政务的官员,花木兰不可能从一个普通士兵能升到尚书郎,所以她一定是军官,既然是军官,花木兰在军队的待遇肯定也比一般普通士兵要高的多,至少吃住有可能有独立的地方,这样就避免了有可能露出破绽。

花木兰功成名就后,是主动恢复女儿身的,而且是作了女性的打扮,才让常年相伴左右的战友认出来是女性,如果花木兰不主动穿女装呢,恐怕这些男性战友仍然不能分出花木兰是男是女吧!



男女雌雄难辨的外貌并不是古代才有,现在也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最后,放一张照片,大家竞猜一下,这是男是女?

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这点事也解释不清吗?太小看了千年传下来的人的智慧了。

木兰替父从军,他又占了谁的名额呢?当然是木棣,就是木兰词中的那个磨刀霍霍向猪羊的弟弟,当然这个名字原文没有。木兰敢从军,就不是一般女人,评书中都说了,出家人与女人上阵必有特殊本领,能够替父从军,说明本事不低,有本事当然被特殊照顾。

最大可能是木兰从军,从开始就是军中将军的贴身人。木兰作为一个女人,有女人的细心和会照顾人,又有男人的豪气和力气,能打仗,会打仗,深得将军信任。在这种情况下,和男兵不住在一起是很正常的。

在这个基础上,木兰步步高升。后来木兰胜利回朝,还得到了可汗的接见,看来功劳很大。从木兰辞中就可以看出,尚书郎虽然是虚指,但肯定是大官无疑。而木兰不想当官,只想回家,十几年没回家了,回家也是情有可原。

所以,到家之后,同伴们才发现,木兰的“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是可信的,没必要用现代人的思维去想古人的事,古人的事你不懂。不懂就别猜,猜来猜去会把木兰她们这帮猛美女爱。

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体育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为啥12年没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